这里阿雅或者铲铲
重度手癌患者 脑洞黑洞少女
不逆不拆

【陆散点梗】壁咚咚咚

吃的一本满足…食用时建议配上《 仆は、鸟になる 》此作为BGM(特别是这首歌八音盒部分配最后结尾),简直虐的我不要不要的。
总之就一句话!小墓收下膝盖!爽爽爽!

夏小墓:

好晚了依然来放文……今天依然是 @Z-tar 的点梗【少摸鱼注意身体好好考试


本来想写EG向结果发现不会写……于是退而求其次打算逗逼……好吧看起来它也不逗逼……总之就是谜之产物【真·结局后面还跟了一个作者脑子有病的谜之结局成就【因为今天其实心态不太好……因为各种原因都心态不太好【所以请不要揍我好么


虽然前期一直在摸鱼,但是从真正开写算也算是一小时限时 ……字数……也是喜闻乐见的爆了字【我本来只想写500左右,真的!


——————————————————————————————


*禁止因任何原因(包括私下交流传阅),以任何形式(包括选段)转出lof 违者追究责任
*仅个人脑洞与真人无关x3 ooc慎 


——————————————————————————————




散人走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诡异的突然安静了三秒,直到他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才突然恢复了之前快要把天花板掀掉的吵闹。


他本来觉得这没什么,没准只是单纯的眼一瞎,就把他当成了提前来搞突击检查的班主任。


而这种错觉直到他的室友兼同桌陆夫人提着两人份的早餐走进教室以后,才被彻底击碎。


顶着诡异的安静小心翼翼走回座位的陆夫人一边把散人的那份早饭丢到他桌子上,一边坐下来歪着身子小声地问了散人一句:


“这怎么了?”


散人无奈地摊了摊手表示他也不清楚。


而教室里的其他人似乎是突然反应过来这样安静的气氛太过诡异,于是不约而同地继续各自开始了之前的话题。一时间,教室里人声混乱,只有默默啃着早餐的散人一桌坐在那里一边承受着时不时从四面八方飘过来的好奇目光,一边面面相觑满头雾水。


打破他们疑惑的,是从隔壁偷偷蹭过来的小卢。


他一边把作业甩给散人后座的Kira,一边撤了散人一下,然后小声问道:


“散人,你和夫人你俩……你俩咋回事啊?”


“……?什么怎么回事?”散人一边努力啃着手里的早饭一边含糊不清地问了回去。


“就是……就是论坛,论坛上那个——哎哟老师来了!”


……


于是散人抬头瞄了一眼满脸严肃走进教室的老师,又扭头看了一眼坐在他右后面的小卢,最后偷偷地拿出了手机。


点进学校的学生论坛版块,最上面一条标着HOT的红名帖子,起了一个这样的标题——


《up的世界我并不懂》


散人看着这个标题没由来得眼皮一跳……


「各位同学们大家好,卤煮是B市六中的一名高二学生,发这个帖子其实是遇到了一些……啧,很难说的事情www,所以发上来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因为我们的物理老师回家休产假去了,所以学校安排了高三年组的一个物理老师来给我们代课。昨天晚上下自习以后我去高三楼送作业,因为放学走廊里人很多,来回不方便,就在老师的办公室里等了一会儿才出来。


我出来的时候高三楼已经基本走空了,只剩下一些班级还有几个值日生……然后……然后我在空荡荡地高三楼里看见了这样一幅画面……


[图片]


OMG我感觉我的三观都被冲刷了!!


虽然脸我打了马赛克,但是还是可以透一点底……这两位学长!高三up班的两位学长在B市六中也算是很有名气了!!


尤其是S学长!【我还是觉得用代号好一些…… S学长都说人超温柔又很幽默的!怎么突然就摇身一变凶巴巴地把L学长堵墙角了啊!设定都OOC了有没有


L学长倒是看起来很无所谓超镇定的……但是现在想想看……不是都传说L学长脾气其实不太好嘛……他俩会不会打起来啊……QAQ感觉好可怕


不过虽然这样说……其实卤煮旁观的感受还是觉得当时他们两个之间的气氛还是很安静祥和的……不要吐槽我的用词啦,卤煮上次小测语文才考了90几分,超烂的


好像有点跑题……反正就是当时的感觉还是很和谐的……


于是卤煮就很莫名其妙了,难道这其实是高材生们表达友好关系的一种方式?……看起来明明有点凶啊……


果然是up的世界……m班的我表示并不懂啊……


【顺带一说,卤煮听说L学长和S学长还住一间寝室呢……被室友这么堵墙角不会很尴尬么?」


……散人无奈地看着手机上那两个熟悉的人影,和下面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评论,还有自己边上正趴在桌子上睡得一塌糊涂的陆夫人,觉得今天的黄历大概是写着“诸事不顺,宜请病假,不宜出门”。


于是当晚,标着LS的寝室里,再次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散人把陆夫人堵在墙角里,一只手撑着墙,另一只手掐着腰,咬牙切齿地问:


“说吧,那照片怎么回事?”


“什么照片?”陆夫人靠着墙无辜地看着他。


“论坛里那个照片!你不是跟我说人都走空了么?”


“噗……”陆夫人没忍住笑了出来。


“祖宗哟……我也一直在教室里做值日来的行么?我怎么知道正好有个小学妹路过还无聊兮兮地偷拍了咱俩啊?!咱别耍赖行不行?”


……


“好吧,那下一个问题,我昨天晚上就问你了,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下LL?”


“……你不都戒了么?”


“那你就扔你那个iPad什么也不下在那儿长草是吧?咱俩到底谁懒?”


“那你就自己下呗……你不都知道我账号密码么?”


“那能一样么?我这个人,我从来不强迫别人做不乐意做的事儿!”


………………


彻底无奈了的陆夫人盯着散人看了一会儿,最后受不了的举起了双手。


“好好好……你是我亲祖宗,让个道,我去拿iPad给你下LL。”


 


而他们两个谁也没有注意到从阳台传来的细微的快门声。


——————————————————————————————


 


*以下是作者脑子有病的谜之结局成就,官方并不建议达成,还请各位自行选择


【心态不好情况下的产物,慎慎慎 


【再重复一遍,真·结局在上面,以下内容全是有病,不建议继续观看






……所以你确定真的想好了是吧……


【下方强行谜之报社反应瞩目


【不要理我……


 


散人的手轻轻扫过那些熟悉的墙壁,然后抬起手看着蹭在指尖上的白色的灰。


时间过得有点久,他从B市六中高三up班毕业到现在,一晃十年过去。


十年啊……他闭上眼睛就看到很多很多的往事从他眼前划过,就像是快进的默片镜头。再睁开眼,眼前却还是教室后门那个墙角。


他还依稀记得当时他们在这里的对话,但是好像早就已经想不起那个人的脸。


毕竟已经太多年没有见了啊……那个消失在他的世界大男孩……


……那个现在在世界彼端的男孩子。


他又一次伸出手去,好像透过虚空的空气,透过粗糙冰冷的墙壁,还能触及当年站在那里的那个人的脸。


只是最后……


“故地重游应该微笑啊……”


他一边收回手来,一边推了一下眼睛,顺便偷偷抹去眼眶中即将流下的热泪。


 


离开学校的时候,他在高三楼的楼下找了一块能看到他们曾经教室的花坛。


隆冬时节,花坛里只有光秃秃的花土,上面覆着薄薄一层沉雪。


他拿着随手捡来的树枝小心的挖了一个坑,放了两张照片进去。


照片上依稀可见是当年的他们,是他故作凶悍把他堵进墙角的画面。


他愣在那里又看了一会儿,然后脱下了自己手上的指环也放了进去。


那个小坑很快又被重新填平,也许春天还会再重新长出花来。


而散人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出了学校。


 


“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你。”


 


 


 





评论
热度(24)
  1. Z-tar夏小墓 转载了此文字
    吃的一本满足…食用时建议配上《 仆は、鸟になる 》此作为BGM(特别是这首歌八音盒部分配最后结尾),
© Z-tar | Powered by LOFTER